<xmp id="4kmgu"><object id="4kmgu"></object>
  • <input id="4kmgu"></input>
    <input id="4kmgu"></input>
  • <menu id="4kmgu"></menu><input id="4kmgu"></input>
  • <menu id="4kmgu"></menu>
    <menu id="4kmgu"></menu>
    <input id="4kmgu"></input>
  • <menu id="4kmgu"></menu>
  • <menu id="4kmgu"></menu>
  • <menu id="4kmgu"><tt id="4kmgu"></tt></menu>
  • <input id="4kmgu"></input><input id="4kmgu"><u id="4kmgu"></u></input>
  • 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從小看齊李佳琦!機構開課“直播帶貨”,一天內名額被秒光!

    新聞晨報 05-13

    直播熱開始蔓延到家長和孩子,

    當有培訓機構面向兒童開設直播體驗課,

    你會為自己的孩子報名嗎?

    在上海一教培機構開出以 " 直播 " 為主題的體驗課程后,不少家長熱衷報名,他們相信,相較于傳統的 " 小主持人 " 課程,強調互動的直播能更好提升孩子邊表達邊溝通的能力。

    但也有家長強烈反對,他們擔心 " 直播帶貨 " 過早出現在孩子的世界里。那么,將 " 直播體驗 " 帶入到兒童教育階段到底是好是壞?家長又該如何引導孩子面對 " 直播 " 呢?

    培訓機構:推出 " 直播帶貨 " 兒童體驗課

    " 五一 " 前夕,明明(化名)媽媽發現,她所在的家長交流群中,出現了一則名為 " 長興小直播員采摘兩天一夜 " 的宣傳單頁。

    家長在微信群中收到的廣告

    一家名為星盟寶貝聯盟的機構稱,將組織一場兩天一夜的小直播員采摘活動。活動價格為 200 元一人,將 " 教孩子怎么做直播員,怎么帶貨,體驗一下直播員賺錢的經歷 ",除此之外,還將帶孩子和家長進行茶禮儀學習,進入風景區旅游。

    在采摘現場,會有人指點如何直播。直播達兩小時獎勵 100 元或 4 斤草莓,如直播產生 " 拿貨 " 另有返點。

    我承認很多網紅和主播是靠努力獲得成功,就跟所有行業拔尖的人物一樣,需要天時地利和努力齊備才行。但年輕一代的奮斗不應該只是當網紅、明星和主播,帶貨與否更不應該是一個人的價值所在。

    明明媽媽對讓孩子 " 體驗直播賺錢 " 一事非常反感。

    但,也有人認為,明明媽媽犯不著為此事生氣。

    有朋友就勸明明媽媽:" 帶貨主播大部分都是普通人,他們也是社會職業的一種。為什么小朋友可以體驗其他職業,就不能體驗當帶貨主播呢?"

    活動現場:真實網絡平臺上授課

    通過宣傳單頁中的二維碼,記者加入到了這個直播活動群中。在活動群中,記者看到,一場名為 " 無人機‘飛’‘播’體驗 " 的活動正在報名中,截至 5 月 5 日活動開始前,有十余組家庭參與到了個這個活動中。

    根據活動介紹,這場活動以參觀無人機飛行基地為主,整個參觀過程會被同步直播。主辦者介紹,這場 " 飛 "" 播 " 活動,能夠讓小朋友學會 " 邊玩邊說 ",成為 " 鏡頭前侃侃而談的小主播 "。

    活動費用為大人每人 100 元,兒童每人 230 元。根據介紹,費用包含了直播課程費、直播陪跑費、無人機老師授課費等。

    活動當日,直播內容被分享到了微信小程序等真實平臺之中。在直播鏡頭面前,主播老師會不斷邀請小朋友,做一些比較簡單的問答。

    同大多數直播一樣,做主播的老師,會在直播過程中穿插與直播間觀眾的互動、抽獎以及活動推廣等環節,但總體而言,整場直播更像是一次活動過程的記錄,而非專業的帶貨直播。

    根據活動介紹,小朋友如果在鏡頭前獨立介紹 20 分鐘或與老師互動 40 分鐘,可獲得 30 元神秘禮物。

    整場活動中,帶孩子參加活動的家長們態度都非常積極。直播進行時,他們大多站在一旁,將鏡頭前的空間留給了老師和孩子們。

    直播群對話

    直播老師:不到 24 小時體驗課名額報滿

    " 參與直播體驗課孩子大多是我們星夢寶貝聯盟的會員,這些家長的積極性都很高。我們的報名鏈接發出去不到 24 小時,體驗課名額就被報滿了。" 直播體驗課帶隊老師吳女士告訴記者。

    根據公眾號 " 星夢樂園 " 介紹," 星夢寶貝聯盟是一家旨在為孩子鑄造星夢樂園的兒童才藝培養機構,機構主營內容為 " 發掘有潛質和天賦的優秀兒童,提供多渠道的影視、電視臺、綜藝交流機會 "。

    星夢樂園公眾號內對機構的介紹

    據吳女士介紹,直播課程推出后,很受會員家長的歡迎,吳女士和家長們相信:" 讓孩子體驗直播,有助于提高孩子的綜合能力。"

    相對于普通的主持人培訓,直播對孩子的要求提高了很多。直播需要孩子不斷的講話,并同時處理現場以及直播間中變化,與其他人互動。

    吳女士說," 我們的要求是,孩子要可以獨立完成 30 分鐘的有效直播。這意味著,孩子需要不間斷的自我介紹,和環境進行互動。"

    引人爭議的是,相較于 " 小消防員 "、" 小醫生 " 等模擬職業體驗,星夢寶貝聯盟的直播體驗課,發生在真實的平臺之中。這意味著,孩子會與真實的網友打交道," 直播帶貨 " 過程中,也會產生真實的收益。

    也有家長質疑,過早的讓孩子接觸經濟利益,是否合適?對此,吳女士承認,他們注意到了相關爭議。

    因為直播是真實發生的,購物鏈接就設在那里。孩子直播的時候有時會出現有人拿貨的情況。我們也在想,該如何正確處理這筆收益。目前,我們的想法是,和銀行合作,將直播產生的收益設置為兒童的教育基金。而不是直接將錢交給家長。畢竟,我們并不希望這些孩子真的變成主播,我們只是希望孩子可以通過體驗直播,提升能力。

    吳女士說。

    家長聲音:支持、觀望、反對都有

    面對機構推出兒童直播體驗課,家長們又是怎么看呢?記者對話了幾位不同年齡段的兒童家長后發現,有關處理兒童與直播關系的問題,已經出現了在部分家長的生活之中。

    ◎清清媽媽:女兒、3 歲,對直播課態度:觀望

    " 我的女兒 3 歲,目前還沒有上過興趣班。但她的表達能力很強,也善于模仿,在同齡人中,她屬于詞匯量大、能說會道的孩子。所以,未來我可能會為她報個主持、表演方面的興趣班。對于直播課程,我持感興趣、觀望態度。"

    " 我覺得任何藝術技能,都是讓孩子體驗社會、體驗各種各樣人生的一種途徑,在這一點上,直播和其他技能都是一樣的。但我不希望在孩子接觸直播的過程中,摻雜有帶貨返點的內容。我覺得這樣家長很容易跑偏,利用孩子賺錢。"

    ◎玥玥媽媽:女兒、一年級,對直播課態度:重要的是能力,而不是形式

    " 我覺得主持人課也好、小童星課也罷,最大的價值就是鍛煉孩子在人前的表達能力,讓內向的小朋友開朗一點,直播課也不過是一種包裝形式罷了,直播的價值,在于通過互聯網導流,幫忙賣貨,它是一種形式,而非一項技能。我更看重的是老師的專業能力,教學水平。我覺得只要孩子掌握了說話的能力,什么渠道都是一樣的。"

    ◎丫丫媽媽:女兒、小學一年級、對直播態度:強烈反對

    " 我覺得孩子太小了,購物直播對孩子的學習沒有幫助。而且,他們大多是在短視頻平臺看直播的,這很難對學習有什么幫助。"

    ◎多多媽媽:女兒、11 歲,對直播態度:可以接受,但不會刻意報名

    " 我家女兒 11 歲了,最近,我發現她漸漸對直播有了概念。她和同學在上網課的軟件上建了群,開玩笑說是想直播吃小龍蝦、‘擼貓’。但當我問她,她想如何直播、吸引觀眾時,我發現她其實是沒有概念的。她以為,只要擺一盆小龍蝦,面對鏡頭吃就可以了。"

    " 所以,如果有課程可以讓孩子體驗一下小主播,我肯定不反對。但我希望這種課程能夠更精準地引導孩子,告訴他們直播到底是什么,它的產生背景是什么,成功的直播背后需要團隊付出哪些努力等。我不希望讓孩子在直播中‘帶貨’,我覺得這樣做功利性太強了。"

    兒童心理老師:直播是媒介而非目的

    那么,將 " 直播體驗 " 帶入到兒童教育階段到底是好是壞?家長又該如何引導孩子面對 " 直播 "?面對這個新議題,許多家長陷入矛盾之中。對此,12355 平臺志愿者、中學專職心理老師金小燕認為,面對直播,家長無需過于緊張。

    " 首先,家長應該明白,孩子,作為這個時代的一份子,無論家長如何回避,都不可避免的會接觸到直播。因此,家長應該避免一種態度,就是認為孩子接觸直播是絕對不可以的。這種做法,對于年紀小一點的孩子或許有用,對于青春期的孩子,也許會適得其反。" 金小燕說。

    " 如果孩子對直播產生興趣,家長應嘗試主動了解,孩子為什么想接觸直播?如果一個孩子接觸直播,其實是希望展現、提升自己在演奏、演說、表演等方面的才能,想把自己的作品被更多人看見。那么,我認為,從這個動機出發,直播就是一種媒介,一個虛擬的舞臺,和其他途徑其實沒有什么不同。" 她說。

    不過,金小燕認為,家長應盡量避免過早讓孩子利用直播帶貨,參與帶有成人商業性質的活動。

    " 這就比較危險了。" 金小燕說,

    一方面,讓孩子過早的接觸商業利益,接觸成人的世界,可能會導致孩子的話語體系、價值觀與同齡人發生差異,進而影響孩子和同齡人的交往。另一方面,直播間是一個公共的空間,這是一個為成人打造的世界。在直播間中,孩子可能會接觸到形形色色的成年人,有善意的,也有惡意的。將孩子過度曝光在直播間中,可能會導致孩子受到惡意言論的傷害。

    金小燕認為,組織或參與兒童直播職業體驗課,并不完全是壞事。如果家長發現孩子已經有接觸直播的意愿,應主動和孩子溝通,并和他一起討論直播的利弊,討論該怎樣用好它,將直播視作一種技術手段或工具載體而非目的。

    但是,金小燕提醒:" 組織者在設計此類職業體驗活動時,應該將體驗活動與真正的經營活動區分開來。"

    " 這就類似我們讓孩子體驗 " 小醫生 ",但不會讓孩子真的做小醫生。孩子不具備專業的知識和辨別能力,過早接觸真正的經營活動,并不利于他們的人格發展。" 她說。

    以上內容由"新聞晨報"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了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黄色电影国语完整版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