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4kmgu"><object id="4kmgu"></object>
  • <input id="4kmgu"></input>
    <input id="4kmgu"></input>
  • <menu id="4kmgu"></menu><input id="4kmgu"></input>
  • <menu id="4kmgu"></menu>
    <menu id="4kmgu"></menu>
    <input id="4kmgu"></input>
  • <menu id="4kmgu"></menu>
  • <menu id="4kmgu"></menu>
  • <menu id="4kmgu"><tt id="4kmgu"></tt></menu>
  • <input id="4kmgu"></input><input id="4kmgu"><u id="4kmgu"></u></input>
  • 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慢就業,莫成“懶就業”“怕就業”的美麗掩護

    上觀新聞 05-13

    " 疫情沖擊下,工作肯定不好找了,稍微等等吧 "" 這個崗位待遇,比不上上一屆學長,我再觀望下 "" 實在不行,家里待幾個月 " ……高校畢業生就業,素有 " 金三銀四 " 之說,意指畢業當年三月四月,用人單位將針對應屆生釋放較大一波崗位需求,今年因為疫情,不少招聘重頭后移至五月。然而,在這一關鍵時期,有小部分應屆畢業生在各類招聘會前卻步。慢就業成為他們的傾向。

    所謂大學生慢就業,不同于傳統就業模式,原意指一些大學生在畢業和就業升學之間,留出一段空白期,用于積累沉淀。然而,與理想狀態不同的是,現實中多重因素下,慢就業似乎已成 " 懶就業 "、" 怕就業 " 的美麗掩護。

    盲目等待錯過窗口期,最終 " 兩頭不著 "

    2019 屆畢業生,管理專業畢業的學生黃迪(化名)如今依然在尋找工作。前年 11 月開始,由于初期應聘時沒有找到理想的單位和崗位,她選擇暫時在家休整。" 當時挫折感很強,想著自己調試好了再看看,過年也窩在家里不出門拜年,沒想到越是家里蹲,狀態越不好," 小黃說,等到去年 7 月,終于鼓起勇氣繼續投遞簡歷的時候,發現自己陷入尷尬境地。"6 月開始,大多數單位陸續把目光投向新一屆畢業生,即使有面向往屆生的社會招聘,用人要求也不再是白紙一張,而是需要一定年限的工作經驗,"她說,錯過 " 隨大流 " 時機,兩頭不著成了求職路上的大石。

    據了解,大學生慢就業有多種因素,如市場需求不足、其所學專業和技能與市場需求不匹配;年輕人更多考慮自身的未來規劃和就業質量,希望一步到位找到理想工作等等。共同的是,這一異于傳統就業模式的路徑,為他們提供了緩沖期。對此,高校專家指出,慢就業表面上是特立獨行的選擇,除極少部分有明確規劃者外,絕大部分出于對求職壓力、工作壓力的逃避。隨著時間推移,原本較弱的就業競爭力不斷下滑," 慢就業 " 很可能最終成為 " 難就業 "。畢業生所在家庭即使在經濟上可以長期承擔,在可持續發展上,卻失了動能。正如小黃媽媽所言," 雖然家里條件可以養著孩子,但如果最終找不到工作,這個慢的意義在哪里?"

    " 當前就業形勢下,越是難,越是要迎難而上。" 上海政法學院學生工作部部長張軍直言。他分析應屆生求職,主要有兩種情況。一是先就業,后擇業,踏上社會的第一步并非一定是專業對口待遇滿意的理想崗位,有時需要從基層、基礎性工作做起,打好基礎寬口徑,而且這首先解決了充分就業的問題," 破冰 " 給自己一個成長的機會。二是相對理想化的狀態,學生按照自己理想的職業生涯發展規劃,以就業質量為目標進行努力,絕不 " 將就 "。

    " 我認為,如何二選一,要因時而異,因人而異。" 他說,希望別再觀望等待,錯過現在到六、七月之間這個重要窗口期。

    主動出擊,求職空間可 " 逼 " 出增量

    " 我們影視表演專業的有些學生研究了國家新政策,現在去考教師資格證了," 上海視覺藝術學院表演藝術學院辦公室副主任何思源道出新鮮事。

    這個與朝九晚五工作不太一樣的行業,在疫情壓力下,曾面對更多寒意。比如,往年會有許多經紀公司來校選材,應屆畢業生 1 月可能就會進各種劇組,如今供需碰頭會可能得更謹慎,而許多劇組出現了變化,有的延期到了四月、五月。

    " 學生的主動性出乎我的意料," 何老師介紹。比如,除了爭取傳統影視表演、話劇表演、廣告拍攝等項目外,有的畢業生開始備考教師資格證。上個月,國家發布新政策:中小學教師資格證可 " 先上崗、再考證 "。這一來,基礎教育領域需求較大的藝術類教師,成為畢業生自己開拓的就業新增長點。

    另一方面,疫情對我國消費造成了較大沖擊的同時,以直播帶貨等為代表的線上新型消費不斷涌現、業態翻新,展現出強大生命力。以往看似 " 邊緣 " 的線上銷售主播等崗位,也吸引越來越多年輕人參與。如此加加減減,求職空間實際被 " 逼 " 出了增量。而機會,正在于自身積極爭取,以及與國家政策導向相融合。

    高等教育專家葉志明教授給學生上課的 PPT 里,最后一頁是一幅畫——畫分兩邊,左側是一只白瓷碗,上方一雙手正打蛋入碗,下方寫著 " 從外破殼,是食物 ";右側則是一堆雞蛋里,一只毛茸茸小雞剛頂殼站起,下方寫著 " 從內破殼,是生命 "。

    " 過去我們覺得畢業后不工作很奇怪,現在的年輕人更加追求自己的志向和興趣,在不啃老的前提下,花一些時間積累和挑選,這未嘗不可," 葉志明說。但是他認為這其中也應明確主動和被動的區別。若有明確規劃,不斷提升完善自我,是不怕的。若只是被動等待,那就應考量就業力和就業目標之間是否存在相當距離,應該有所警醒。

    適應新時代,需要正確的就業觀和勞動觀

    上海大學應屆畢業生王立峰,算是慢就業的反義詞," 急就業 " ——此前他由于實習表現優秀,已經拿到了阿里巴巴集團供應鏈平臺產品經理的 offer(就業意向書),依然選擇在正式就業季開始后,根據自身能力評估和職業規劃,投出 100 多份簡歷,并參加其中 50 家企業的筆試。這位管理科學與工程專業碩士研究生覺得," 投簡歷求職就跟高考一樣,不經歷一次,人生就少了點什么。"

    " 究竟筆試了幾回,做到后面記不清了," 小王笑著說。經過若干面試后,他的就業選項數,從 1 變成了 4。明明早早獲得 " 專業對口且成長性強 " 的崗位,為何那么拼?" 我可能想法比較多," 王立峰坦言,雖然現在都說就業壓力大,但總想拼出一份跟未來方向比較契合的職業起點。在供應鏈這個領域中,他感覺自己更適合也更有興趣的是品類管理、需求預測等的咨詢環節,而非較為傳統的物流倉儲環節,所以毫不猶豫放棄,扛著壓力繼續戰。

    在王立峰看來,投簡歷,50 次筆試,若干面試,也是對多年學習、實踐的復盤。更重要的是,在此期間,他認識了很多優秀的 " 競爭者 " 同輩," 大家會一起吃飯,溝通," 如今已經定下理想崗位的小王說," 單純的逃避、等待,等不來崗位。"

    " 就業是一件以終為始的事,"同濟大學就業指導中心負責人方雅靜坦言,在向就業目標前進的同時,也要思考初心是什么,并從中汲取力量。在她看來,求職和工作的收獲絕不僅限于薪酬收入,還包含著再學習的機會,社會關系拓展,以及激發更多潛能。

    當前,崗位需求固然與畢業生人群存在結構性、地域性不匹配的問題,但也應該看到就業觀、勞動觀的樹立在大學生就業過程中的重要作用。方老師認為,這不僅僅是畢業生和大學兩者之間需要加強的部分,也是社會大系統應進一步思考和完善的。今年及未來幾年,都將面臨較大就業壓力。雖然大學是就業的出口,但包含大學、中學、小學在內的勞動教育,都需要 " 同題異答 ",并形成有機鏈條,貫穿起青少年勞動觀念的良性發展。

    欄目主編:徐瑞哲 本文作者:彭德倩 文字編輯:彭德倩 題圖來源:視覺中國 圖片編輯:邵競

    以上內容由"上觀新聞"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上觀新聞

    上觀新聞

    站上海,觀天下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黄色电影国语完整版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