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4kmgu"><object id="4kmgu"></object>
  • <input id="4kmgu"></input>
    <input id="4kmgu"></input>
  • <menu id="4kmgu"></menu><input id="4kmgu"></input>
  • <menu id="4kmgu"></menu>
    <menu id="4kmgu"></menu>
    <input id="4kmgu"></input>
  • <menu id="4kmgu"></menu>
  • <menu id="4kmgu"></menu>
  • <menu id="4kmgu"><tt id="4kmgu"></tt></menu>
  • <input id="4kmgu"></input><input id="4kmgu"><u id="4kmgu"></u></input>
  • 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跨越“凜冬”——透視天津天海解散事件(中)

    新華社記者

    作為曾經的中超 " 網紅 ",天津天海無論高光還是低谷,都能引發關注。直至最后的倒下,都掀起了波瀾。

    然而,更多的倒下悄然無聲。四川隆發、廣東華南虎、上海申鑫、大連千兆 …… 這些寂寂無名、身處低級別聯賽的職業俱樂部,在今年以來相繼退出歷史舞臺。公開資料顯示,這批倒下的俱樂部超過了十家。

    " 凜冬來襲!" 不少業內人士慨嘆,中國足壇正經歷最大規模之一的職業俱樂部 " 退出潮 "。

    俱樂部解散或退出的原因,并不能簡單地歸罪于新冠肺炎疫情,而是俱樂部長期的弊病累積所致。

    " 中國足球俱樂部的運營、生存模式出了問題。" 一位業內人士說,俱樂部老板常常為了追求廣告效應、地方為了追求名片效應,出現短視的運營行為。" 俱樂部只有能靠票房收入得以生存了,只有在版權上更有發言權了,才能走得長久。而我們現在都是單一地依靠母公司,老板高興了就給錢,不高興就不給。主業受影響了必然會降低俱樂部投入。饑一頓飽一頓的俱樂部不可能有未來。"

    在不少業內人士看來,中國的職業俱樂部尚未達到 " 職業 " 標準,不具備歐洲職業俱樂部的自我造血能力,門票、轉播收入等少得可憐,市場和產品開發能力非常弱,中超幾乎沒有一家俱樂部真正賺錢。

    沒有賺錢能力,花錢又大手大腳,這讓中國職業足球俱樂部的生存雪上加霜。較長一段時間里," 金元足球 " 在中超大行其道,一樁引援動輒上億元,球員平均年薪上千萬元。" 聯賽前三球隊每年的投入不低于 10 億元,而保級球隊的年投入也在 4、5 億元。" 一位地方足協負責人說,泡沫化嚴重的聯賽禍患無窮,不少中小俱樂部吃不消,不得不選擇退出。

    當俱樂部出現財政困難時,有的俱樂部認為聯賽準入過于 " 一刀切 "。一家北方俱樂部老總說,按照國際足球慣例,在規則制定方面一般會以保護球員的參賽利益為前提,然后再對俱樂部的欠薪等經營問題進行 " 有層級的處罰 "。但目前中國足協采取直接不給予準入的方式,這就相當于宣告了今年許多職業球隊的集體 " 死亡 ",令數百名教練員、運動員下崗待業。

    " 足協制定政策時的初衷是好的,但能否循序漸進?或者是不是還有更好的解決辦法?比如給一個先活下來的機會,未來也許就有了轉機。這或許是對俱樂部從業者更負責任的辦法。" 該俱樂部老總說,職業聯賽是一個整體,不斷有俱樂部解散或退出,也影響聯賽的穩定和利益。

    但也有中國足協人士認為,規則對各家俱樂部都是公平的,無規矩不成方圓。何況,考慮到今年疫情的特殊情況,足協在準入時間上已經有所延遲。

    近兩年,隨著 " 限薪令 " 等政策實施," 金元足球 " 有所退燒,業內呼吁根據形勢發展不斷完善限薪等措施,擠掉泡沫的同時,也引導俱樂部更多投入到梯隊和青訓建設。

    " 中國足球發展這么多年,尤其是職業化以來,一個最大弊端是精力都放在一線隊,沒有解決群眾基礎的問題,社會足球推廣和發展遠遠不夠。" 北京大成(上海)律師事務所律師馬忠臣說,沒有基礎的足球,不可能發展好,整個生態并沒有改變,仍舊是企業在苦苦支撐俱樂部和聯賽發展。

    中國足協近幾年一直在推動俱樂部財務平衡,包括減少俱樂部對母公司的輸血依賴,限定支出、投入、虧損等額度,提升其自我造血能力。

    中國職業俱樂部的發展,也有賴于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的循序推進。一個好消息是,業界期待的職業聯賽理事會的組建已有了新進展,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給出的時間是 " 還有一兩個月 ",這將有利于增強俱樂部和聯賽的效益和活力。

    另外,天海的解散也警示俱樂部盡快優化股權。一位地方足協負責人說:" 過于依賴單一公司和投資,對俱樂部而言存在較大危險,一旦母公司出現動蕩,俱樂部的未來便飄搖不定。沒有多元的投資結構和穩定的經濟來源,‘短命俱樂部’可能還會出現,‘百年俱樂部’便只會是夢想。"(未完待續)

    以上內容由"新快報·ZAKER廣州"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黄色电影国语完整版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