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4kmgu"><object id="4kmgu"></object>
  • <input id="4kmgu"></input>
    <input id="4kmgu"></input>
  • <menu id="4kmgu"></menu><input id="4kmgu"></input>
  • <menu id="4kmgu"></menu>
    <menu id="4kmgu"></menu>
    <input id="4kmgu"></input>
  • <menu id="4kmgu"></menu>
  • <menu id="4kmgu"></menu>
  • <menu id="4kmgu"><tt id="4kmgu"></tt></menu>
  • <input id="4kmgu"></input><input id="4kmgu"><u id="4kmgu"></u></input>
  • 關于ZAKER 免費視頻剪輯 合作 加入
    新京報 06-11

    牛津大學這張女王畫像被學生移除,英國教育部長急了

    追根溯源,英國的上流社會或許從未真正反思過所謂 " 日不落帝國的榮光 " 中究竟包含多少歷史罪惡,甚至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文 2889 字,閱讀約需 5.5 分鐘

    ▲左為牛津大學學生移除的伊麗莎白女王像,右為牛津大學。

    文 / 陶短房(專欄作者)編輯 陳靜 實習生 褚勁壽 校對 危卓

    6 月 7 日,英國牛津大學瑪格達倫學院中央公共休息室使用者投票表決,移除了陳列于此的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畫像,由此引起一場軒然大波。

    ━━━━━

    女王畫像被移除

    這是一張女王年輕時的大幅彩色畫像,是基于 1952 年女王加冕照片的臨摹作品,而中央公共休息室(MCR)是一個典型英倫大學式的場合:只對攻讀該學院研究生的學生開放,在這個 " 定向開放 " 空間里,一切事務都由 MCR 委員會決定,這個委員會由有資格使用 MCR 的研究生選出并組成。

    6 月 7 日的投票是由 MCR 委員會主席、瑪格達倫學院計算機科學研究生卡茨曼發起的,理由是 " 英國君主及君主制代表了殖民和種族主義的歷史 "。

    投票結果以壓倒性多數通過了卡茨曼的倡議,并建議 MCR" 用更具學術代表性、更不富爭議的非政治人物畫像 " 取而代之。

    耐人尋味的是,這幅女王畫像的陳列并非什么 " 學院傳統 " 或校規所要求,而是差不多 2013 年才出現在 MCR 的——而讓這幅肖像出現在這里的不是別人,正是 MCR 委員會自己。

    原來,當年的 MCR 委員會覺得 MCR" 太過寒磣 ",需要一些藝術品裝點門面,要與牛津大學旗下學院研究生休息室的 " 高大上 " 身份相適應。他們在經過投票表決后,同意購買一幅女王畫像陳列于此。由于是當代臨摹畫,這幅作品的價格據說并不昂貴,且畫款都來自當時 MCR 的學院研究生。

    這也正是學院院長黛娜 · 羅斯在 6 月 9 日公開發聲,堅決捍衛 MCR 委員會移除女王畫像權利的理由:這并不代表學院對王室的意見,MCR 委員會是一個學生自治機構,這個學生自治機構只不過在自身范圍內行使了自治權—— 2013 年用這一自治權將女王畫像請進來,如今又用同樣的自治權將這幅畫像請出去,僅此而已。

    ━━━━━

    移除女王畫像引發激烈爭論

    6 月 8 日晚,英國教育大臣威廉姆森強烈譴責 MCR 委員會的決定,稱之為 " 荒謬絕倫 ",稱女王 " 是英國的國家元首,英國最好的象征 ",其漫長在位期間 " 孜孜不倦地在全球推廣英國寬容、包容和尊重的價值觀 ";翌日,首相約翰遜也表示 " 完全認同教育大臣的意見 "。

    英國著名保守派電視人、" 早安英國 " 主持人皮爾斯 · 摩根和他的接班人馬德利連日來情緒激動地在一切可資利用的平臺猛烈抨擊那些支持移除女王畫像的學生,稱之為 " 一群不可理喻的瘋子 "。

    摩根在視頻中揮舞一張 10 英鎊現鈔(英國當前使用的所有硬幣和鈔票都有女王頭像),怒吼著 " 你們既然不待見女王陛下,為什么不把你們口袋里的鈔票都撕了 ",他甚至揚言 " 應該考慮恢復‘倫敦塔’,把這些瘋子都關進去 "(倫敦塔是英國歷史上關押要犯的所在)。

    一位激動的保皇黨作者丹 · 沃頓致書《每日郵報》,質疑此次表決的發起者卡茨曼 " 別有用心 ",甚至根本不具備表決的資格。25 歲的卡茨曼是美籍留學生,這位出身美國馬里蘭州律師豪門家庭的美籍學生不但擁有斯坦福大學的第一學歷,而且熱衷在網上 " 曬 " 一些 " 愛國照 ",如 " 美國隊長模仿秀 " 等——當然,他愛的是美國。

    沃頓質疑 " 一個熱衷顯示自己熱愛美國國家象征的美國人,卻不遺余力詆毀英國的國家象征,是何居心 "?

    有牛津師生表示,近日牛津大學和瑪格達倫學院相繼收到匿名辱罵、威脅電話和電郵,表示要給 MCR 委員會成員 " 一點顏色看看 "。

    ▲英國女王在溫莎城堡發表講話。

    但支持 MCR 委員會的聲音也很響亮。

    伯明翰城市大學教授安德魯就積極支持 MCR 委員會的行為,他曾將丘吉爾比作希特勒,認為英國 " 從未認真反思和清算過歷史上的殖民主義和種族主義罪行 "。

    他指出 " 英國的繁榮很大程度上源于對非洲等不發達地區的殖民盤剝 ",他還諷刺 " 畫像里女王身上的珠光寶氣,絕大多數來自英國王室從各殖民地竊取的賊贓 "。

    在牛津,許多學生表示支持 MCR 的做法,一些學生指出,女王 " 可能做了很多好事,也可能做了很多壞事,關鍵是我們要認識到什么是歷史真相,并有勇氣承認和負責 "。

    在網絡社交平臺,不少英國人更尖銳指出,時至今日,英國仍有許多人將殖民時代的歷史視作 " 帝國榮光 ",在帶有嚴重傾向性的學校教育誤導下,很多英國人 " 對殖民化的真實罪惡一面知之甚少,他們天真地以為女王是印度或非洲前殖民地人民的福音和偶像,并引以為自豪,殊不知英國貴族的財富和榮耀,恰是那些殖民地人民的苦難與血淚 "。

    ━━━━━

    " 兩個英國 " 的碰撞

    事實上,英國知識界對英國歷史中殖民和種族主義色彩的清算,近來蔚然成風,"MCR 肖像事件 " 不過是冰山之一角。

    去年 6 月,牛津大學奧里爾學院眾多師生要求學院清除矗立在院外臭名昭著的種族主義者、非洲殖民急先鋒羅得斯的大理石雕像;

    今年 1 月,牛津大學萬靈學院許多師生聯名上書,要求拆掉學院圖書館中前英國駐巴巴多斯總督、大奴隸販子科德林頓的塑像,并為圖書館 " 正名 "(由于圖書館是此人捐贈,被非正式稱為 " 科德林頓圖書館 ");

    今年 3 月,牛津大學音樂專業教授表示,他們正考慮修改音樂史教程,改變現行教程 " 幾乎等同于歐洲白人音樂史 " 的現狀;

    今年 5 月,國王學院圖書館副館長克拉克在自己社交賬號上分享了王夫菲利普親王的一張歷史照片,結果被反殖民網民指出 " 照片和菲利普親王本人都帶有殖民主義色彩 ",被迫刪除并道歉。

    值得一提的是,牛津校方在很大程度上是偏 " 保皇 "、偏保守的:奧里爾學院和萬靈學院相繼發表聲明,以 " 成本太高 " 為由拒絕拆除羅得斯和科德林頓雕像,更有管理層人士拐彎抹角談論 " 歷史人物也有其貢獻 "。

    在 MCR 事件發生后,牛津大學副校長帕滕勛爵稱 MCR 委員會的做法 " 令人反感且無知 ",學校社區部長詹里克脫口而出 " 此舉荒謬絕倫 ",但迫于輿論壓力,隨后又稱 " 這是學生政治范疇的事,我們校方不應評論 "。

    許多觀察家指出,英國王室長期以來就和殖民主義、種族主義和奴隸制糾纏不清。伊麗莎白一世女王是 16 世紀大奴隸販子約翰 · 霍金斯船長的公開資助人,后者曾在 1562 年用 300 名抓來的黑奴換取皮革、生姜和白糖。而伊麗莎白二世女王從未公開譴責過祖先的暴行,并為王室和英國的歷史罪責道歉。

    上周,英國《衛報》根據所發現文件指出,白金漢宮至少在上世紀 60 年代前," 實際上禁止 " 任何有色人種、移民和外國人擔任辦公室職務,后者對此的辯解顯得蒼白無力。今年 3 月,哈里王子夫婦在接受美國電視人奧普拉 · 溫弗瑞采訪時指責王室 " 至今帶有種族傾向 ",也令王室上下手足無措。

    追根溯源,英國的上流社會或許從未真正反思過所謂 " 日不落帝國的榮光 " 中究竟包含多少歷史罪惡,甚至不以為恥、反以為榮。這種 " 古色古香 " 的歷史觀,在英國移民、少數族裔人口劇增,保守如牛津大學也要仰賴外國生源支撐門面的今天,顯得越發不合時宜。

    一位網友在社交平臺上尖銳指出,脫歐后英國正試圖開拓諸如印太等市場,但這種不合時宜的 " 戀舊 " 會成為隨時引爆的定時炸彈—— " 當你津津樂道于女王王冠上的印度大鉆石之際,對面的印度談話者或許正在想‘是時候把從我們這偷走的寶物還回來了’ "。

    以上內容由"新京報"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費視頻剪輯工具

    立即體驗

    最新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了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內容
    黄色电影国语完整版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